想吃椰子鸡

山城

【敖桃】敖老大的退休生活

也太萌了吧哈哈哈哈哈哈

豆沙芝麻球🍓:

脑洞向


我觉得有点萌


希望你也觉得


大家好,我是敖五百八十一,老大叫我小八。我前面不知道有多少小八,但是现在只有我一个了。


 


原来老大还是老大的时候,有一个大的不得了的公司,专门负责给政要领导明星提供特保的,私下老大也做点小生意,倒卖倒卖军火枪支什么的。


 


那时候老大可风光啦,出门都是车队,浩浩荡荡能占一条街呢,老大坐第三辆车,其余的负责抬老大喝茶用的桌子椅子茶具,我们老大可喜欢喝茶啦,出门一定要喝自己家的明前龙井,不然不出门的。后来二少爷偷偷跟我说过,老大不喜欢喝茶,那东西又苦又涩,就是怕被人说自己年轻,震不住不住AZY的场子。


 


后来老大结婚了,嫂子管得紧,想要个专注上进的老公,老大就不做小生意了。


 


嫂子是老大最喜欢的女人,虽然老大看起来帅帅痞痞的,但是可纯情啦,这辈子就喜欢嫂子这一个女人。我们也不觉得可惜,嫂子又漂亮又能干,对我们都是客客气气温温柔柔的,从来不因为我们抽烟喝酒烫头纹身而觉得我们是坏男孩。


 


结婚之前,老大约我们兄弟一起喝酒,包了一个大酒店,上上下下十二层,全是AZY的兄弟们,可有面儿啦。那天老大一大早六点钟把我们拉起来喝酒,迟到就罚一到十二层来回跑三圈,不许坐电梯。


 


老大说,他要结婚啦,以后聚不了了,一定要通宵喝个痛快。那天老大抱着瓶大可乐,上上下下每一桌都敬了一遍,说是嫂子不喜欢他身上有酒味,所以以可乐代酒。我们私下里都很瞧不起老大这种不喝酒还秀恩爱的行为,但是不敢说,怕老大打我们。


 


后来酒也没喝,通宵也没通,老大下午五点钟就走了,说是嫂子结婚前紧张,要去陪她吃晚饭。


 


我们兄弟喝酒喝到晚上十二点酒店关门,出来之后,兄弟们找了个学校的大操场,几千口子坐在操场上哭,硬生生把人看门老大爷吓昏在传达室里。敖十八一米九几的大个子,虎背熊腰的,纹身烫头还戴大金链子,是老大最早的兄弟。在操场上扑在瘦瘦弱弱的敖十五怀里哭,边哭边说“我们的时代过去了”。


 


那时候我还小,不懂大八哥为什么哭,他哭我也就跟着哭。


 


第二天,大家散了,之后就剩下我一个小八了。


 


我年龄小,也不成事,老大留了我给二少爷做保镖。二少爷是个歌手,唱歌可好听可有才华了,但是他偷偷跟我说过,他最大的梦想是回家卖馒头,不是当歌手,为了老大才当歌手的,因为老大心情不好的时候,听了二少爷唱歌心情就好了。


 


这下我就知道了,二少爷第一喜欢老大,但是老大第一疼嫂子第二才疼二少爷,虽然他老说女人如衣服,嫂子是小媳妇,让她往东不敢往西的。但是我才不信,嫂子说晚上九点前回家,老大每天五点下班,三点半人就跑了,说要回家帮嫂子做饭,男人要时不时给女人些甜头,这样她才死心塌地。


 


嫂子老是让我们去家里吃饭,嫂子做饭不好吃,但是喜欢做,我们都不喜欢吃,但是老大喜欢吃,他不仅自己喜欢吃,还要逼着我们吃,每次去他家吃饭,老大都要思想教育我们半个小时,要多吃多夸,女人就是这种附属品,夸好了她才乖。


 


可是嫂子以前是大公司里做经纪人的,二少爷还是她带的,老聪慧老聪慧了,夸的不真诚她都要发现的。所以现在我和二少爷睁眼说瞎话的本事越来越强了,尤其是二少爷,要点名表扬,他明明就只吃馒头,还能把一筷子没动的香肠炒蛋夸的出神入化。后来我才知道,二少爷的冰淇淋,老大的火腿肠要用积分兑换的。


 


知道这个是因为有一次老大和嫂子吵架我看见了,场面可吓人了。老大不知道中了什么邪,居然当着大嫂的面说她做的火腿肠不好吃。当时我腿都吓软了,老大平时可乖了,看到大嫂都是粘糊糊要上去抱的,不抱也要拽着衣角,摸摸头发的。只有碰见嫂子以前同事,一个叫简亓的丑男人(其实我觉得简亓不丑,白白净净,高高瘦瘦,笑的好看,人也温柔,但是老大公司里的人要一律叫他丑男人,叫不对要罚款的),才气呼呼的不理大嫂,但是大嫂一拉就走,没有气性。


 


这次的生气程度,怎么也上升到了是嫂子对着简亓笑了,他才能这么生气。居然敢当着大嫂的面说她炒的火腿肠不好吃,气的大嫂当时脸就白了,大眼睛转几圈眼泪就要下来。老大很有骨气,当时就把我们赶出去了。我们哪敢听他的,他年轻时候打了不知道多少的架,骨头硬着呢,大嫂不一样呀,那么瘦,补了多少年都没胖一点,估计老大碰一下都要碎。


 


我们砸门就冲进去了,冲进去看见老大跪在地上,我们扶起砸坏的门又退出去了。


 


后来老大跟我谈了两个小时的心,给我科普了人格分裂这种东西,乌七八糟说了半天,最后跟我说他是人格分裂,有个兄弟叫敖二,怂的不行,遇见事就要跪,简直丢敖家人的脸。还叫我别把他今天下跪的事情说出去,给敖二留点面子,毕竟也是他兄弟。我觉得老大可太可怜了,都不能好好实现男人的尊严。转个脸就告诉二少爷了,后来整个公司都知道了,但是我们都没告诉老大,毕竟人格分裂已经很可怜了,不能再刺激他。


 


老大结婚前沉迷电子游戏,还告诉我们要叫电子竞技,是练技术的东西,他给我们几千口子兄弟乱七八糟编了几十个战队,轮番操练,讲究的是“段友出征,寸草不生。”


 


我们也高高兴兴跟着他在竞技场上练技术,后来他结婚了,游戏不太打,我们还是继续打,他老说要一起开黑,但是总不来。后来才知道老大要倒垃圾拖地铺床单切菜洗菜来积分,积够二十分才能换一个小时游戏,但是老大又很疼二少爷,时常把积分省给二少爷换冰淇淋吃。


 


但是昨天大八哥在游戏战队里说跟小五哥在一起了,大八哥在老大介绍的健身房做教练,小五哥听了老大的话,回去读大学,现在已经是律师了。老大听了这个好消息,高高兴兴跟嫂子说,嫂子大方的批了一天假,这次真的允许通宵。


大家找了个高档网吧开了几把游戏,也没通宵,打完就各回各家各忙各事了。


 


看着大家西装革履,人模人样的在网吧里吵吵嚷嚷的打游戏,打完客客气气的道别,这个时候我才真的明白,为什么大八哥说我们的时代过去了。但是也无所谓,感觉大家都比以前要成熟多了,快不快乐另说,安稳的生活总比之前打打杀杀的要好太多。


 


少年人总喜欢热血江湖,鲜衣怒马,可人总要长大,长大了就要柴米油盐,煮酒烹茶,安安定定的过生活。


 


五点多,我开车送老大回家,嫂子穿着棉布裙子拉着敖思思站在家门口,夕阳下的笑颜温温柔柔的要沁出水来。可是老大看见嫂子,吓得就要往我身后躲。被嫂子揪着耳朵拎进家门,敖思思走在爸爸后面,小手攥着爸爸衣角,跟着爸爸一起咿咿呀呀的叫。


 


嫂子还没吱声,老大哇啦哇啦什么都抖搂出来了:


 


"我今天打游戏,没有充钱呀,真的没有。最近也没有看小说,看的文学名著,真的真的,小八你说《全职高手》是不是名著,冰箱里的火腿肠也不是我偷吃的,是敖思思想吃,我才拿给她的。仙人掌也不是我动的不是啊,吊兰叶子也不是我楸的呀,是敖思思揪的,真的真的,桃桃,你信我啊,老婆,你信我啊~思思,你快救救爸爸,妈妈要扣爸爸积分了,呜哇哇哇~"


 


看着老大捂着耳朵哇哇乱叫的样子,我猜是人格分裂又犯了,都是敖家人,敖二怎么那么怂呀~我得瞒着嫂子跟二少爷商量商量,去治一下,不然嫂子这么漂亮再嫌弃他怎么办呀~

不知道你们TF家族还缺不缺洗头小妹!姐姐专业给你们吹头十年!!

爱是什么狗屁宝藏,你才是我宝藏

“因为重庆是个让人一见钟情的地方”

一起去长江国际殴打编剧吗?

让人心动的美少年